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維權要聞 > 正文

688元加入會員可一年免費住民宿?專家提醒要“認清玩法”

作者:葉晨    來源:錢江晚報    更新時間:2019-11-06 16:36:04   【發表評論】【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微信上關注一款小程序,以“雙十一”688元的“促銷價”買會員,就能一年內免費入住平臺上的任意民宿,不限次數,不限房型,節假日有效。近日,類似的小程序在江浙滬游客群體間流傳很廣,這種“羊毛”真的能“薅”嗎?

 

預訂周末房間較難

 

類似平臺有近20家

 

紹興游客小阮經常和女友結伴出游,聽說通過某微信小程序辦會員可以免費住民宿,便辦了兩張會員卡。“我大概是從6月初開始關注,那個月幾乎每天都有民宿上新,7月24日一口氣上新了10家左右。根據條款,購買會員后,就可以一年內,免費入住平臺合作民宿,不限次數和房型。使用免費入住權限時,每次可以預訂一個免費房間,最多連續2晚。入住付保證金,退房后,保證金退還,且不超過1個工作日。”

 

10月中旬,小阮用小程序預訂了廈門鼓浪嶼某民宿的大床房,月末工作日入住,市場價約1200元,當時支付的保證金和市場價一致。“民宿管家核對信息后幫我們送行李到房間,和平常入住民宿或酒店沒啥兩樣,第二天退房后保證金次日就到賬了。不過不含早餐。”

 

此外,民宿房間的入住人數是有限制的。“比如這個房間寫明是最多兩大一小入住,如果只買了一張卡,訂了一間房,卻想兩大兩小入住,那可能到民宿后需要補交費用。”小阮稱,身邊有朋友遇到過類似情況。

 

有了初次體驗,小阮最近又想去賞秋季紅葉了,“反正住宿可以免費”。可他發現,要預訂周末的房間比較難,想住好一點的民宿和房間,有時候提前一個月都訂不到。

 

杭州市民厲逸民選擇了另一家采用類似模式的民宿會員卡。“我是9月開始注冊,到現在用了兩次,去了一次象山,住了兩晚,免除房費約1200元;還有半個月前去了塘棲古鎮,房費在600元左右。當時考慮到周末比較難訂房,才選擇了一款相對冷門的小程序。”

 

記者了解到,目前市面上類似經營模式的平臺,已經多達近20家。

 

平臺上以中小型民宿為主

 

大多民宿入住率超過9成

 

錢報記者調查發現,小阮購買會員的這款小程序中,以未形成獨立品牌的中小型民宿為主,數量超過了200家。

 

“這幾年民宿越來越多,大部分入住率只有30%~50%,尤其是周一至周四的入住率偏低。”麗水某小型民宿合伙人介紹,“我們和平臺合作了三個月,他們負責做營銷,我們做住客服務,目前民宿入住率平均能達到98%左右。”

 

錢報記者從多家民宿處獲悉,這類平臺與民宿開展合作,大多是協定一年包房費,然后取得民宿所有或者部分房間使用權及配套服務,每月一結算。哪怕當月沒有人入住民宿,平臺也會支付其協議規定的費用。

 

“我個人是力挺平臺的,這段時間住客暴漲,員工也被鍛煉出來了。”該民宿另一位合伙人對目前的合作很滿意。

 

麗水青田曼山居民宿創始人胡希云將三棟民宿樓中的一棟交予平臺運營后,入住率幾乎可達100%。“住客多了,布草清洗、一次性用品損耗、員工勞力等方面消耗高了,但我們省了營銷費用,餐飲收入也增加了,整體是小賺。”

 

但他也有擔憂——現在是靠平臺會員可以免費入住才吸引了客源,今后大部分中小型民宿資源都被平臺瓜分,當受眾習慣了會員免費的消費模式,假如某家民宿想退出,是否意味將面臨客源流失、難以定價?

 

不過,錢報記者也在某平臺發現了知名民宿品牌“大樂之野”旗下的勤勇系列民宿,價值1280元的山景房、大床房,同樣供會員免費入住。

 

“就是嘗試合作。”大樂之野創始人之一吉曉祥簡單地回應,“我們只有這家店參與,因為它本身價位和平臺有點接近。”

 

平臺會員“免費住”

 

法律風險需要自己評估

 

小阮使用的這款小程序是江浙滬最早采用該運營模式的平臺之一,截至11月4日,該平臺上線的鄉村度假民宿已達214家,分布在近60個城市,付費會員超過了10萬人。

 

左志堅是民宿產業資深研究者,也是該款小程序的聯合創始人。

 

左志堅表示,目前所有房型都是第一時間同步放出來,不存在周末有限制的問題。但好一點的民宿周末的確緊俏,要提前預訂。

 

來薅羊毛的游客很多,觀望的游客也不少。有人問:“加入會員越多,假如簽約民宿的房間總量不能滿足需求,算不算變相‘超賣’?”

 

左志堅回應,會員和上線民宿的數量會保持動態平衡——如果會員超過預期,平臺下的民宿池也會迅速上新。“我們現在就有大量待上線民宿。”

 

也有游客表示擔心:“平臺靠什么盈利?萬一像共享單車一樣,中間資金鏈斷了,我還沒訂到房,不就什么都退不回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宿主告訴錢報記者,以上述提到的這款平臺為例,目前簽下民宿的一年租金和會員卡收入之間的差額,估計會有約2000萬元的利潤。“事實上銷售和運營成本也很大,不太可能有那么高利潤。不過平臺會推出其他盈利項目。”左志堅談。

 

北京中倫文德(杭州)律師事務所主任傅林放指出,消費者購買會員不代表購買單純的民宿房券,而是與平臺方達成了契約關系,“免費住”的前提是平臺在雙方認同的玩法規則下保持運營。但他也表示:“平臺在會員購買時注明‘一經生效不可退換’的條款,這是有問題的。會員如果選擇解除合同,的確需要承擔違約責任;違約賠償應結合平臺因此產生的實際損失來確認。如果實際損失小于會員費的,平臺應當退還剩余的會費。”(來源:錢江晚報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结果